吐酸水的地方。

都是病人

看来不是我不愿意假装,是对方太厌恶自己,一定要把顺理成章扭曲起来。
可能这是惩罚,鞭挞的对象是谁还未辨清。甚至遮掩的形式也不如迷雾这类柔和,塑胶或者铁桶吧。
发掘我放弃我,我也助纣为虐。

一期一会

有些慧眼还是不开为妙,第二次经验的短暂和荒谬程度同前一次毫无差异。
今早起来做伸展时想到一句总结,He’s an American in his imagination.and me? Just human自己被逗乐好久。自嘲大概率是表达更盛的自我维护意向,现在可以比较平淡的谈及,可能是因为过程太消耗。
但到现在还是有模糊性在里面,总想搞明白纠葛折磨的部分是否出自幻想出自自怜自爱。

这一年可能就学会了不为别人的傻逼而苛责自己了 筋疲力尽的另一只说法

焦虑来自 不自律 不可控 能力不及

还是在乎的 自己也觉得不齿 怪不得别人拿来开玩笑

其实去窥探一下也没关系 迅速被又没什么好看的念头压制住了 心里知道是追无可追了 连入梦都少了

确实没哭过 过程太短没有掉泪的本钱 半夜醒来埃过两波心悸 也就能继续睡下了 为自己耽于幻想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所有已发生未发生的一遍遍的脑中预演 也消磨掉了喜爱期待仇妒 也好

心中一万个操他妈了
真的垃圾

老神在在神游 脑袋空空

没有不甘心是假的

© kkarma | Powered by LOFTER